从赵承熙案看美国教育制度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7年5月13日《侨报周末》)

4月16日7点稍过,弗吉尼亚理工学院23岁的韩裔四年级英语系学生赵承熙进入West Ambler Johnston Hall(学生宿舍),射杀了Emily J. Hilscher和Ryan C. Clark后,从容地将一个邮包寄往NBC新闻部(邮戳时间为9点01分)。

之后赵承熙来到Norris Hall。在把三个主要出口用铁链子拴住后,上了二楼。在207室上德语课的Erin Sheehan说,赵承熙在重开杀戒以前,先打开207室的门向里面窥探过两次。Sheehan说:当时,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开学这么久了,应该不会有人找不到教室了。在考察完地形后的9分钟里,赵承熙使用一支德国产的.22口径的Walther P22,和一只奥地利产的9毫米Glock 19,发射了170多发子弹,造成了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校园枪杀事件。死于赵承熙枪下的包括5名教授和25名学生(11名在上中级法语课,9名在上高级水文地理学,4名在上初级德语,1名在上固体力学。)

这个案子反应出很多问题。第一,弗吉尼亚理工学院的警方太过大意。在已经出现杀人,嫌犯下落不明的情况下,警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防止抢手继续作案,从而使得赵承熙得以到Norris Hall再次大开杀戒。第二,美国记者太过轻率。《芝加哥太阳时报》的Michael Sneed报道枪手是25岁的中国留学生,该生持学生签证从上海经旧金山来到美国等等。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恐怕是目前的大学对教育所持的态度。在美国的大学里,绝大多数教授们对教育本身没有任何兴趣。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科研上面,因为他们的收入和前途,基于他们获得的研究经费,与教学成果无关。

有教育经验的人都知道,教育实际上是一个转变人的过程。因为小时候受到家庭、社会的影响,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心理问题,诸如虚荣心、投机取巧的心理、缺乏信任等。这些问题是他们未来进步的绊脚石。教育,从根本上说,就是通过解决这些问题改变人生。至于目前学校的那种照本宣科然后考试的教学模式所达到的效果,凡是有自学能力的学生都可以通过阅读达到。美国的中小学老师不愿意插手教育,因为第一这些学生还在家庭、社会的影响之下;第二这些教师靠铁饭碗吃饭,犯不上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大学对学生来说是第一次脱离家庭环境,照理讲,是一个教育的黄金机会,但是对于教授们来说,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绝大多数的教授自己都是一身心理问题,是没有能力做这件事情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赵承熙的确是受害者。当弗吉尼亚理工学院知道赵承熙有暴力倾向的时候,学校和教授(就像遇到其他教育问题时那样)念的是“躲”字真言(也就是说,躲四年一切就都过去了)。令人最不能忍受的是赵承熙7点在学生宿舍作案后,学院当局和校警还在念“躲”字真诀,因而酿成美国历史上的最大校园惨案。当然,教育界顽固不化,是不会因为赵承熙而反思其过的。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在纪念死者时,纪念33个人,包括赵承熙。是不是因为校方觉得他们的责任不比赵承熙的少,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纪念杀人凶手逼人长叹:公理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