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店行窃因小失大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9月23日《侨报周末》)

根据9月份出版的《商业周刊》,在美国,每年商家因为小偷行窃,损失300亿。在以前的5年里,逾一千万人入店行窃者被抓获。令那些店家受损最大的,当然是专业小偷,他们平均一次可以偷到855元货物;另外相当一部分是店员监守自盗;其次,业余小偷顺手牵羊也占相当大的比例。

由於入店行窃造成的损失太重,目前商家都花大价钱安装高科技的监视系统,譬如说,Macy’s,CVS,和Babies ’R’ Us都安装了一种叫Video Investigator的软件。这个软件通过比较购物者的行动,自动报告可疑行为。

安装这种软件以後,检察院起诉行窃的小偷时,就方便多了,他们只要把店内的录像放给法官或陪审团看看就行了。同时,无罪辩护比以前要难作许多。

在1990年以前,刑事犯罪和移民没有什麽直接联系。这个因犯有“恶性重罪”(aggravated felony)而不能移民的规矩,始於1988年。那年通过的《反毒品法》中第一次提到“恶性重罪”这个词。接下来,在1990年通过的《移民法》中规定,在美国犯过“恶性重罪”的人,移民法庭不能给予任何形式的豁免,一定要递解。

在美国法律里,重罪指那些可以被判刑一年以上的罪行。既然如此,“恶性重罪”应该是指恶性的重罪吧。其实1988年《反毒品法》里的定义也确实是这个意思。但是,1994年的INTCA丶1996年的IIRAIRA与AEDPA法案都扩大了对“恶性重罪”的定义范围。经过这样一步一步的修改,越来越多的小罪都被规划到“恶性重罪”的范围里去了。入店行窃就是其中一种。1997年,移民上诉委员会(BIA)竟认定恶性酒後开车属於“恶性重罪”。

这个法律的另一个不太合理的地方,就是它适用於以前的判决。1994年,一个持有绿卡丶并育有两个美国公民小孩的尼日利亚妇女,被判12个月的缓刑,判决两个月後,该妇女付清了罚款,缓刑也就随即被取消了。1995年,她申请入籍。在等待宣誓期间,IIRAIRA开始生效,移民局重审了她的案子,拒绝了她的归化申请。因为IIRAIRA规定,在衡量“恶性重罪”时,不能考虑缓刑。

在美国人当中,近十分之一的人有过故意入店行窃的举动,其中很多人是为找刺激。电影明星Winona Ryder曾在2001年因为入店行窃被捕。移民还没有搞定的华人,要特别小心。有时,你并不想偷东西,只是拿了一个小商品,放在口袋里,然後忘了付钱。但是,当店家拿着录像带来追究的时候,那你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老话,别干那种贪小便宜吃大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