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应有自己的法律保护基金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7年1月14日《侨报周末》)

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民主体制不能解决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避免多数人欺负少数人,因为在一个纯粹民主的国度里,多数人永远可以用投票的方式通过并实施歧视少数人的政策。我们华人在美国是少数民族,要在这个民主国度得到公平待遇,就要想出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查看美国历史,解决歧视的突破口是美国宪法第5修正案和第14修正案提供的due process(应得法律程序)条款,以及第14修正案提供的equal protection(平等保护)条款。美国的黑人就利用了宪法的力量,有效地破坏了白人的歧视性政策。华人在美国,首先要和与我们利益一致的团体结成联盟,这样我们就可以在美国的行政、立法、及司法三个分支同时采取行动;其次,在我们无法和其他的利益团体结成联盟的时候,我们就要有勇气站起来,利用司法这个政府分支,为华人争取权益。

黑人在这方面做的一个最有远见的事情,就是成立他们自己的法律保护基金(legal defense fund)。实际上,NAACP和其他美国黑人民权组织的法律保护基金,一点不夸张地说,根本地改变了美国的面貌。在其他方面,如环境保护组织,也以法律为突破口,但他们的成效,相比而言,没有种族歧视那么大,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没有due process和equal protection这两个强有力的法律武器。

进行法律行动,当然有理的一方容易获胜,但是从实际操作上来看,很大程度上要看哪一方更有钱,因为有钱的一方可以请到更好的律师,可以花时间对一个一个问题作更深入更彻底的研究。这样,当双方在法庭上白刃相对时,你就容易更有说服力。黑人利用他们的法律保护基金找有特色、有共同点的案子,免费为当事人打官司。因为美国实行案例法,以前的判决以后可以引用,打赢这些有特点的案子,就等于帮助了所有的黑人。

目前,华人还没有这么组织起来,案子还是一个一个地打。那些没有钱的人,受了欺负以后,要等某个律师看不下去这种歧视,而提供免费服务。这种歧视案子,通常很费钱。一般来说,一个小律师事务所,就是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实力。所以,归根结底,华人还是要有自己的法律保护基金,这样才能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一步一步地解决华人面临的问题。

法律保护基金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基金领导人的素质问题。NAACP的法律保护基金的一大特点,就是基金内部的人把时间精力都放在改变黑人受歧视的现状这个问题上,基金一直没有爆过大的黑幕。华人办法律保护基金,一定要找正直的人领头。

其次,基金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例如,在移民问题上,基金不会有太大的贡献。因为移民政策是美国行政当局行使主权,属政治性问题,按照三权分立的原则,司法系统不得过问。以前,这样的案子打到最高法院,都是以不予受理结局。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联合起来影响国会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