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LAPD的第40号特别命令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7年7月22日《侨报周末》)

1979年,当时的洛杉矶警署(LAPD)署长Daryl Gates颁发了特别命令第40号(Special Order 40),禁止LAPD的警察以调查移民身份为目的询问居民。这个命令在世的28年里,一直是一个社区争议焦点。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一个这么极具争议命令可以存活28年,本身也说明这个命令是有很大合理性的。

LAPD下达这个命令的初衷,是要和社区搞好关系,如果社区把警察当作敌人,那警察也就很难正常工作。譬如,受到伤害的非法移民因为害怕警察查询他们的身份,可能就不会报案。这样就会让坏人逍遥法外。其次,这种命令都是有其政治背景的。LAPD能够颁发这个命令,就说明住在洛杉矶的很多美国公民本身就是移民,他们不愿意LAPD的警察和非法移民过不去。这可能还和LAPD 40%左右的警员是少数民族有关。

这个命令的适用范围实际上是很狭窄的。如果一个警察在调查一个案子时,有正当理由(probable cause)逮捕某个人,他就完全可以询问该人的移民身份。从现实作业角度来讲,警署要求警察在逮捕一个人时,询问他是否有正当身份,如果被逮捕的人没有身份,警察就一定向指挥官提出报告。洛杉矶县绝大多数城市的逮捕记录表里,有嫌犯国籍这一项。

目前对于第40号命令的争议,集中在处理外国帮派这个问题上。因为有这个命令,警察就不能直接驱逐那些没有身份的帮派成员,而要等到抓住他们犯法的行为后,才能采取动作。这对LAPD打击帮派的确造成了不便。很多希望尽快解决帮派问题的社区组织希望取消该命令,更不惜使用法律手段起诉LAPD,希望法庭可以命令LAPD取消这个命令。现在法院就在处理不止一个这样的案件。

由于美国联邦法管辖移民、地区法管辖一般犯罪,这种矛盾导致的混乱是不难想象的。因为联邦第十巡回法庭以USA vs. Vasquez-Alvarez一案确认,地方警察可以以违反移民法为由进行逮捕(这实际上是允许地方政府执行联邦法),所以从法律上来说,LAPD是可以取消该命令而允许警察查询移民身份及逮捕那些没有合法身份的人。

但是推翻第40号特别命令也是谈起来容易做起来难。Costa Mesa曾试行让该市的警察协助ICE(移民暨海关执法署)警员执行移民法,结果因为种种原因,Costa Mesa基本上采纳了洛杉矶及橙县的各自为政的政策。从联邦法院角度来讲,取消该命令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目前,洛杉矶的联邦检察院里雇了大约260个律师,根本招架不了他们现在要解决的那些与移民没有关系的刑事及逃税漏税案件。现在他们面临的问题是一方面资深律师离职,另一方面找不到合格的律师来替补他们。指望联邦检察院解决LAPD送去的大量的非法移民案件,很有点天方夜谭的味道。

LAPD和ICE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一言难尽。第40号特别命令,在实际操作上,的确在他们之间架起了一道长城(cordon sanitaire)。原则上来说,联邦和地方的执法机关应该是可以联手解决问题的,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取消该命令恐怕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