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不互相帮助?--蒋国兵之死有感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7月30日《侨报周末》)

移民之难,人人皆知。很多有高等学历的人,都遇到过高等的麻烦。

美国大学里欺负中国来的博士生,不让他们毕业,硬逼着他们在大学里为那些教授廉价打工近十年,甚至十数年,然后才给他们博士学位。为此,卢刚被逼上绝路,枪杀教授后自杀了。现在好莱坞要为这个事拍电影,这说明美国主流社会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兴趣。教授连续不断地被杀,迫使大学里面的那些君子们收敛几分,“人道”了一些。

把学位读出来,并不是幸福的彼岸。因为中国来的研究生很多读的都是冷门专业,如基础科学研究。从这个门里走出来的人找工作,会遇到很多困难。2006年7月21日自杀的北京清华大学学士、硕士,美国普渡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博士蒋国兵就是在没有解决好转向这个问题后,道路越来越窄,进而自杀的。

虽然自杀的人很少,但问题却是普遍存在的。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现成的突破口,那就是把那些招人的华人经理和找工作的华人联系起来。当年,我在美国主流公司里当部门经理,招人是最头痛的事情之一。如果有一个机构,把正在转行的人凑在一起,我一定会和他们合作。

做这件事情,是不会有什么油水的,也就是说,没有人会在这上面作商业投资。当时我们几个人想到的就是利用在美国的校友会来帮帮那些事业上遭遇困境的同窗。因为凑起来的几个人都是清华出来的,那自然就想到利用清华校友会来解决这个问题。作为计划的一部分,我们设想把北京和台湾的清华也包括进来。主意一出炉,立刻得到台湾新竹清华大学校长的热烈支持,因为当时(2003年初)正值北京清华大学校长换届,北京一时还顾及不到这事。

在南加州方面,一开始也还算一帆风顺,我和另外一个发起人都被正式选为南加州清华校友会理事。但是,好景不长。南加州的清华校友会,当时受张某某控制,我当时并不了解,对于她来说,控制就是一切(也可能是作统战工作形成的习惯吧)。

在不知深浅的情况下,我就提议修改章程,让那些只挂名不做事的理事把位置让给那些积极做事的人,这样他们就可以成为理事,而名正言顺地展开工作。当时(现在也同样),清华校友会有一个Yahoo Group。只有很少几个人可以发帖,别人都不能说话。不知深浅的我又提议打开禁忌,让所有校友可以畅所欲言。

我的这些提议,据校友会里一个有权发帖的人讲,“把张老师气得浑身发抖”,他们立刻对我进行剿灭,先发email说我从来就没有被选为理事,然后说要对我进行调查。张某某七十岁的人了,犯得上为我做点好事发抖吗?后来和新竹清华大学校长讲起这件事,大家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听到蒋国兵自杀的消息,我立刻就想,如果当年我们把这个事情搞起来了,会不会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