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缺翻译吗?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8月25日《侨报周末》)

8月15日,加州法庭管理办公室翻译部主任Mark Garcia会见少数族裔媒体,号召有志者报考法庭翻译。他向媒体介绍说,加州对翻译的待遇不错:半天175元,全天265元,同时有汽车里程费;全职翻译年薪至少七万,而且还有医疗保险和401K。他说加州现在有翻译人才荒,国语证书考试的通过率是15.5%。

Garcia所说的证书考试,指的是实行了两年,因为怨声载道,已经废止了的国语翻译证书考试。因为这个考试判定绝大多数的资深翻译和律师翻译不合格,很多翻译忍无可忍,已经实行罢考,并通过赵美心(Judy Chu)在加州议会提出改革法案。迫于形势法庭废止了原有的证书考试,新的考试目前尚未出台。

Garcia没有介绍粤语翻译证书考试的情形,当考试实行时,已注册的翻译都无需参加考试而自动得到证书,这以后的很多年里,只见到有人交钱考试,没见到有人通过。

Garcia说的翻译人才荒也值得商榷。目前法庭翻译僧多粥少、人浮于事。因为法庭论资排辈,先让有资历的翻译挑选工作,以洛杉矶为例,新人在五年之内很难靠翻译吃饭。即便很多翻译因为待遇不公另求高就,中文翻译也远远不会到缺人的程度。他说的里程费只是60英里以外的那部分。作为中文法庭翻译协会会长,我还没听说那个中文翻译挣七万年薪。

法庭这么做,实际上是一个诡计。多少年来,中文翻译做了不懈的努力,试图解决劳资之间存在的问题,一直没有进展是因为Garcia们下定决心,拒绝和我们进行实质性的对话。在我们联名写信要求立法机关过问这事以后,而且立法机关也的确开始过问这事以后,Garcia曾给我来过一封信,说有了解决办法会通知我们,但只字不提交流。在已经废止的证书考试开始以前,我们就要求过交流,他们置之不理。现在,在置之不理之外,又多加上了一层不信任,新的证书考试的前景不可乐观。

对于华人来说,法庭翻译至关重要。例如,在所有刑事案件中,法庭要向被告提供翻译,因为美国宪法规定,政府要剥夺一个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他必须得到有效地协助,包括律师和翻译。如果以往的翻译真的像法庭认定的那样不合格的话,那么法庭以前作出的刑事判决都可以翻案。

法庭对中文翻译持这么一种不负责任,甚至是儿戏的态度,其主要原因就是中国人自己不团结。西班牙语翻译就比较团结,如果法庭欺人太甚,他们就罢工。中文翻译没有这个条件。有些通过了证书考试的人,没完没了地在法庭上公然和法官说那些资深翻译不合格(连法庭管理办公室都明文规定,在证书考试这件事闹出结果以前,有证书的翻译和注册翻译享有同样的资格),搞得法庭里乌烟瘴气。

Garcia可能是太想摆脱困境了吧,居然异想天开地通过少数族裔媒体使用李代桃僵、取而代之之计。就算他们这次得逞,当新人恍然大悟以后,难道Garcia会再征新人?如果我们不能制止法庭这样肆无忌惮的妄为,受害的还是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