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在美國當家作主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11月3日《侨报周末》)

美國在1943年取消了排华法,1965年出台了新移民法,之後華人在美國的勢力逐渐增長,現在已俨然形成氣候。有一些大學,如加大伯克萊,亞裔學生人數超過任何其他族裔。但是亞裔在政界的表現,卻远不如其他方面。即便如此,根據各方的預期,11月7日進行的中期選舉,加州投票的華人數量,將創歷史紀錄。因爲多数投票的華人会首先关心華人的利益,而較少关注政黨分歧,所以華人作爲一個利益團體對於政府的影響力,也將創下歷史紀錄。其次,華人參選的人數,也較以前有所提高。趙美心、江俊輝、伍國慶等人都在競選州政府的職位。

有人說,一個族裔要真的在美國找到主人翁的感觉,就一定要有一個他們的代表入主白宮。對愛爾蘭人來說,無疑這是事實,因為他們的主人翁意識是在肯尼迪當總統的時候建立的。對於黑人來說,因為沒有過黑人總統,很多在美國生活了很多世代的黑人都沒有當家作主的感覺。華人不但沒有當過總統,而且現在還看不出有誰有可能成功地競選總統,不像黑人那樣,有幾個已經達到了問鼎白宮的層次。更大的問題是很多華人還是僑民心態。以前英文《洛杉磯時報》就曾經報道過,南加州很多華人對身邊的事情不聞不問、所知甚少,但是對台灣、大陸的事情,卻關注倍加、廖若指掌。相应地,中文報刊裡的重要篇幅,講的也是中港台的新聞。

這裡很大的一個問題,大概是華人對美國選舉的游戲規則了解不深。美國的選舉,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一伙政治迷(political junkie),他們以助選為職業,一層一層地,協助他人競選公職。他們以助选業績步步高升,最終協助總統競選。這些人自己不會去競選任何職位。現任的布什總統是靠Karl Rove的協助當上了得克薩斯州的州長,進而兩次入主白宮;他的前任克林頓總統的第一次競選依靠James Carville和George Stephanopoulos,第二次靠Dick Morris;再前任的老布什仰仗的是Lee Atwater。這種状况,是由於专业助选人從多年的實踐中摸索出來一套行之有效的竞选策略,不效法是不行的。

记得1998年,華裔Matt Fong挑戰Barbara Boxer的美國參議員議席,一開始Fong領先Boxer很多,但是Fong沒有得力的助選支持。到了關鍵時刻,Boxer開始她的競選攻勢,指責Fong從印尼商人Ted Sioeng那裡接受了100,000美元的非法政治獻金。Fong的對策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業余:他在這個時候指責Boxer對他進行有種族色彩的誣蔑。稍懂競選的人都會知道這種做法只能招人反感,Boxer也趁热打铁,在電視竞选廣告裡播放丑化Fong的圖像。當時,在洛杉磯和舊金山的華人社區裡,充斥著Fong的競選廣告。即便如此,Fong連華人的票都沒有拿到。(當然在其他族裔中,他輸得更慘。)

華人在美國當家作主的路途雖然漫長、崎嶇,但是并沒有不可逾越的障礙。加上華人有獨立思考的習慣和較高的教育程度,在政界出頭,應該是時間問題而已。從眼下來説,不管選誰,让我们从参与做起,那就是一定要在11月7日去投上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