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五年祭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9月16日《侨报周末》)

这星期是9/11五周年。五年前,两架被劫持的飞机撞入纽约市贸大厦、另一架撞入五角大楼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同时,这也是漫长的五年。在这五年中,美国的外交政策可以说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在9/11以前,美国政府对付恐怖主义,用的是掩耳盗铃的政策。这个政策,前总统Clinton 2002年在纽约的一个午餐会上描写得很清楚:“我没有把[Bin Laden]带到[美国]是因为我们没有关押他的理由,虽然我们知道他想对美国犯罪。”很多人怀疑Bin Laden和1993年的世贸爆炸案有关,9/11只不过是他来完成他1993年未竟的业绩而已。

9/11以后,作为总统,Bush自然不能再采取法律诉讼的办法来解决恐怖主义的问题,因为他不能坐视恐怖分子再度攻击美国。那么,新的政策又是什么呢?

在9/11当天,国防部长Donald Rumsfeld和副部长Paul Wolfowitz就主张进攻伊拉克。其实在老Bush当政时,Wolfowitz就在《国防计划指南》中倡导“主动出击”和“单方行动”。攻占伊拉克的目的是在中东建立起一个民主自由的典范,而使中东人民看到民主政制才是解决问题的正当途径,并击破恐怖主义把一切问题嫁祸美国的谎言。

Bush一开始没有采纳他们的建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要消灭现存的基地组织。在Rumsfeld的领导下,利用地面侦察兵和空袭相结合的办法,CIA特工和特种兵立刻得到阿富汗当地反抗组织的支持,支持Bin Laden的阿富汗政府很快就被击败。接下来Bush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散布在中东其他国家的恐怖主义分子。

进攻伊拉克的问题也就随之再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这个计划问题很多。第一,进攻伊拉克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第二,没有充分理由,一个国家主动侵占另一个主权国家,很难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第三,中东恐怖主义由来已久,美国人到中东去解决已经存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宗教狂热和暴力,很有一点惹火烧身意思。

老实说,Bush当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现任国务卿的Condoleezza Rice日后在听证时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教训是胜利后撤军,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验是把军队驻扎在德国和日本,解决纳粹和军国主义问题。美国现在就是用这个模式进驻伊拉克,以解决中东的恐怖主义问题。

从9/11开始,关于伊拉克政策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目前,伊拉克计划的下一步是让伊拉克人民以民主的形式解决种族冲突、宗教狂热、恐怖主义思潮、和反美情绪等等问题。当然,达到这一点还是有相当难度的。

2005年1月Wolfowitz就出任世界银行总裁去了;英国首相Tony Blair已经在9月7日宣布他要在未来12个月退休;Bush两年后也会任满;时年76岁的Rumsfeld也必然退休。虽然新人不能彻底改变Wolfowitz立下的大策略,但他们如何运作伊拉克风云变幻的局面却对最终的结果至关重要。

无论政策是非,前景如何,在9/11五周年的日子里,我谨以此文祭奠那些9/11的受难者,并讴歌那些为了他人的安全,牺牲了自我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