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改革中一个值得注意的逆流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7年5月20日《侨报周末》)

没有见过民主社会里立法程序的人,一般都有美好的憧憬。见过的人是不会那样看的。我听过的对于立法过程最准确的描述是:立法就像食品厂制造香肠,没有人愿意见到其过程。虽然立法是不是真的那么恶心,见仁见智。但是恐怕没有人会否认立法是一个多方矛盾激烈对抗生成的产物。既然是激烈矛盾下产生的,那就有相当的不定性。

华人社区里面,特别是那些想移民美国的人,对目前在国会进行的移民立法过程,总有很多幻想。很多人向我们引述报章杂志对目前移民法起草工作的报道,认为结果一定会很好。这样的盲目乐观,忽视了立法的不定性。

国会有自己的民意测验,而且议员们也会阅读其它组织的民意测验,从而了解选民对移民的看法。他们很清楚,这个结果随时可能有大变动。议员们更愿意根据另一个数字来采取行动:也就是有多少人和他们联系,强烈地要求放宽或限制移民。因为这些人不光有看法,而且还因为自己的看法主动和议员联系,这个数字的可靠性,比前一个数字要大很多。

根据民意调查,75%的美国人对现存的移民法律不满,支持全面移民改革。但是,打电话到国会去敦促议员限制移民的人,是打电话敦促放松的十倍之多。议员的小算盘是这样的:如果我支持放宽移民的议案,下次竞选的时候,主动站在我这一边的人只有主动反对我的人的十分之一。稍微聪明一点的反对者就会以此大做文章,利用这个十比一的优势,把我打败。对于议员们来说,根据上面两个数字,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一个全面改革的议案,尽量限制移民。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移民改革的最新进展,是不太令人满意的。移民参政欲望不强恐怕是一个原因,但是这个十比一的数字至少说明支持移民这一派的组织能力,远远不如反对的一派。这样的悬殊差距,会给所有支持移民的议员敲响一个警钟,而且会助长那些反对移民的议员的气势,因为在民主社会里,在选举中克敌制胜,靠的就是基层组织能力。当年加州选民把州长Gray Davis硬拉下台换上现任的Arnold Schwarzenegger靠的就是基层组织,一个一个地凑出足够的签名,从而将弹劾动议付诸全民投票的。

当然,逆流并不等于失败。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移民在美国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是任何人都不否认的。现在国会明白,驱赶移民是一个幼稚而不可行的方案。提出任何过激的方案就会导致移民改革方案的失败,这样在2008的选举中,他们就要对付那些75%被他们冒犯的选民。如果打电话给国会反对移民的人比支持的人持续多出十倍的话,通过的移民法很可能是在所有可行的方案中,对移民最不利的那一个。如果大家不愿看到这种结果,就要写信或打电话给议员敦促他们通过法律支持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