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改革将进入关键时刻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12月22日《侨报周末》)

虽然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但是多少年来,移民问题不受大多数美国人的注意。然而最近这两年,特别是2006年,移民变成了一个耳目昭彰丶纷纷不一的大问题。国会对於这个问题是碰也不行,不碰也不行。

一方面,从约翰逊总统到现在的短短几十年间,特别是最近十几年来,主要由於移民,美国人口从两亿增涨到了三亿。这样的快速增长使得很多美国人想用更严格的法律来减少移民数量。因此,移民政策日趋严格。各地执法丶检查机关用不同的办法遣返包括在美国合法居留的外国人。2005年近八万人因爲在美国犯罪而被遣返。今年12月5日,一向不过问移民事务的最高法院都出来裁决说, 1996联邦移民法中所称的“恶性重罪”指的是联邦法定义下的重罪。如果联邦法定义轻罪,州法定义重罪,不得依1996联邦移民法进行“自动递解”。就连在美国合法居留的外国人,如果想获得美国国籍,从明年开始恐怕都要通过连大多数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都不能通过的新入籍考试。

目前美国反移民的情绪十分高涨。有些政客只因爲反移民一条,就可以击败那些反移民不坚决的国会议员。所以,2006年共和党控制下的国会参众两院,不敢在大选前出台新的移民法,结果还是双双落选,败在民主党手中。但是民主党也不敢贸动。在他们列出的受优先考虑的法案中,没有移民一项。

另一方面,美国有一千多万非法移民。这些人担负着很多不可缺少的工作。以盛产水果的加州为例,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收获水果,还是要靠人手,因爲用机器采收无法避免磕碰。这个任务,很大一部分是由非法移民担任的。没有了这些非法移民,成熟的水果就无法采收。其他重体力低收入的工作,如装修丶割草丶洗碗丶切菜丶搬货等等,美国也都指望着非法移民。如果像那些反移民急先锋倡导的那样,把非法移民全数遣返,美国立刻就会进入半瘫痪状态。

2006年,各地移民组织也风起云涌地走上街头,以游行丶罢工等形式显示他们是美国生活的一部分。有识之士也都敦促国会通过法律改革移民法。

综合这两方面,2007年新移民法出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2008年大选在即,民间反移民的声浪又那麽高,新移民法很难一边倒地倾向移民。譬如说,很多人来问我们:美国什麽时候大赦呀?我们认爲大赦的可能性几乎等於零。新移民法,对於那些已经收到过递解令的人,恐怕也不会有太大帮助。但是外籍劳工的配额,很可能会得到提高,因爲目前每年八万多的H-1B配额,已经显然是杯水车薪。当然这都是我们的估计,最後移民法改革成什麽样子,现在没人知道。

从这点来説,2006年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移民法如何改革?这个问题,希望会在2007年找到答案。 至於这个答案会偏向哪一方,那就要看各方努力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