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法中的冷战痕迹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7年11月11日《侨报周末》)

如果你想申请绿卡,就要回答这个问题:“你有没有参加过共产党、其他集权政党、及其附属组织?”(I-485表格第三部分第六条),再把这条和下面一条比较一下,就很说明问题:“你在1933到1945年之间是否与纳粹政府或组织有关系?”试想,即使一个1945年10岁的人,现在也70多了,会有多少这样的人要移民美国?这些冷战痕迹,使很多政策显得很荒唐。 I-485提的这些问题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因为美国宪法保证个人参加任何组织的自由和权力。(当然,如果一个人在一个组织内,和他人一同共谋犯罪,那么政府可以以共谋犯罪起诉这个人,但参与组织本身受宪法保护。)

不光是法律条文上,目前有些还在进行的案子也受到冷战阴影的影响。 10月31日,移民上诉委员会(BIA)宣布取消对Khader Hamide和Michel Shehadeh的递解令。 1987年1月他们和另外6个人,因为涉嫌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有关系而被捕。八个人中,除Hamide的太太是肯尼亚人以外,都是巴勒斯坦人。政府指控他们散发报纸、组织游行、为PLO筹款。因为这些行动受到PLO支持,政府认为他们应该被递解出境。一开始,政府指控这些人参与共产主义组织;法庭判定该指控违反宪法。政府转而指控他们为恐怖主义组织提供物质援助。该案去过联邦上诉法院4次,最高法院1次,BIA多次。最后,在Bush政府要求下,BIA取消该案,相应地,Hamide和Shehadeh也同意取消他们对政府的指控,并保证3年内,不申请入籍。

仔细观察一下取消该案的过程,让人觉得行政当局并没有真正放弃这种以组织判断人的做法。政府要求BIA取消指控的起因是今年1月移民法官Bruce Einhorn判定:政府因为没有向被告提供对他们两人有利的证据而违反正当法律程序。 Einhorn在裁决书里说,政府拒绝遵守法庭要求提供证据的命令是“法制的耻辱”。也就是说,政府要求BIA取消指控,是因为法律程序出问题,而不是当局放弃这种以组织判定人的做法。与此同时,I-485表格仍然包括是否参加过共产党一条。

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政府在I- 485表格上问的问题,并不违法;如果政府以此认定某人因为参加某个组织就不批准其绿卡申请,这也不存在原则问题,因为最高法院一贯认为美国政府在移民问题上,拥有主权。也就是说,如果移民局不批准任何在I-485上承认加入过共产党的人的绿卡申请,最高法院也不会干涉。

这种冷战时的法律,在今天造成很大的问题。现在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加拿大)。中美之间的人员交流,包括各级政府领导人的交流,也日益频繁及日常化。在中国,五十多年以来,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政府领导人自然多数是共产党员。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仍然实行冷战时的政策就显得非常荒谬、可笑。这就必然导致了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像农场主要硬着头皮雇非法劳工那样,中国共产党党员来美时要说他们不是党员。如果美国驻华使馆把这十年的这类表格统计一下的话,就会得出在中国几乎没有共产党员这种荒唐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