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案使上诉法庭喘不过气来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7年9月16日《侨报周末》)

联邦法官一般不愿意公开回答问题,媒体一般也很难接近联邦法官,致使整个联邦司法系统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9月5日到6日,第九巡回法庭在帕萨迪纳与媒体举行讨论会,就法院保密、法庭允许摄影机、法庭历史等等问题与媒体进行讨论。出人意料地,一个不在议事日程上的问题吸引了很多的注意力:移民问题。结果,这个媒体会议从司法这个角度,让我们看到国会迟迟未能达成移民改革法导致的后果。

上次移民改革是1996年,包括反恐怖及死刑法(AEDPA)和移民改革与移民责任法(IIRIRA)。在这以后的十多年来,全面的移民改革一直未能通过国会。 AEDPA和IIRIRA是在奥克拉荷马联邦大楼被炸以后通过的。 IIRIRA限制了移民向联邦法庭上诉的机会,而授权一个行政机构,即移民上诉委员会(BIA),来受理这些上诉案件。

第九巡回法庭首席法官Mary Schroeder说,在2001年9/11以后,移民案件数量急剧增加,但是1996年的立法反而减少了解决这些案件的渠道,加上BIA已经蜕化成为移民法官的橡皮图章,结果大量的上诉案件全部被推给了巡回法庭。在2001年,第九巡回法庭受到了911个移民上诉案件,占总案件量的9%;2002年变成 3,665,占总案件量的29%;2005年这个数涨到6,555,占总案件量的40%。为了处理这些案子,法庭要雇佣临时工作人员及临时法官,法庭本身也要延长处理时间,来审理这些案子。

第九巡回法庭对收到的案子的判决,绝大多数是维持原判。驳回的案件数,顶多只有2%到3%。但是法官们不愿评论这种情况是否影响到公正执法。巡回法庭法官Alex Kozinski说,一个法官,只能依据法律条款作出判决。因为只有国会和联邦政府才可以改变法律,所以现实地讲,法院系统对于移民改革做不了什么。

有意思的是,1996年的IIRIRA法的原意是要减少联邦法院在移民问题上的参与程度,其结果反而增加了上诉法院的工作量。如果把移民案件和与移民有关的刑事案件加起来,法官们认为不合理的移民法给美国司法系统的资源,造成了不同寻常的压力。

巡回法庭的法官们,一般对于政治、政策上的事情,很少公开表态。这次讨论会上,法官们一反常态,停止其一贯的三缄其口的做法,由首席法官领头,向媒体诉苦,可谓是对无能的国会作出的一个审判。这种举动,依常理推断,不会是即席举动,而是法官们早就商量好的。今年国会未能达成协议,完成修改移民改革法案的工作,在很多问题上,给美国经济、社会、及司法系统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很多方面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国会在这一点上,也变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这次第九巡回法庭法官们集体抱怨,可以说是喊打的人群中,又多了一个。

移民改革法案搁浅受害最深的是移民,但明年是选举年,在选举年里,这么备受争议的法案是很难出炉的,摆在大家面前的唯一办法就是选出一个能成事的国会来解决这些积攒下来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