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政策的新动向
(郑朴捷律师专栏)

奥巴马上台以后,对劳工组织唯命是从,所有政策都为工会让路,因为他三年以后的竞选连任,需要工会的支持。对于其它组织,奥巴马的办法是口头上说支持,但是没什么真正行动。例如,最近奥巴马大谈为小企业争取活路。但是他的办法是鼓励大银行向小企业增加贷款。岂不知,小企业最需要的,不一定是更深一步地变成银行的奴隶。如果政府真想让小企业成为经济复苏的原动力,那就要对小企业减税。债务压力之下,小企业不可能做开创性的事情(因为开创性项目的风险都大于银行愿意承担的程度)。减税却可以直接鼓励小企业冒险。要知道,现在威震世界的Google,在1998年创业的时候是个小企业。

因政府屈服于工会而受害最深的群体中,有H-1B外籍劳工。H-1B持有人的工作,既不是农场劳动力,也不是城市清洁工。美国人往往很愿意干这些工作,只是没有资格。很多美国公司(例如像Google这样的高科技公司),需要大量的外国人来填充他们对人才的需求。对于这些公司来说,劳工的价格不是首要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劳工组织不顾美国公司找不到合格的美国人这个事实,觉得这些外籍劳工抢了美国人的饭碗,因此要求政府收紧政策。对于奥巴马政府来说,这些H-1B人士三年以后不会有投票权,所以这是个有利无害的顺水人情。受害的,自然就是那些H-1B持有者了。

凡是在美国呆过一段的人,都知道美国的工作,没有几个是终身的。目前的移民排期,对于本科毕业生来说超过7年,对于有硕士以上学位的人来说超过4年,还要加上申请绿卡前的OPT和H-1B时间。在这么漫长的时间内,换工作的几率很大。以往,在H-1B持有者失业以后,只要在合理的时间段内再找到新工作,移民局不会刁难转换雇主的(H-1B Transfer)申请。

今年伊始,移民局开始大量拒绝原始H-1B申请(移民局惯用的借口之一是所申请的工作不需要学士文凭)。Google提出的300个申请中,有90个被拒绝。这种高拒绝率的结果就是H-1B的名额上上下下,好几个月没有明显下降(移民局每收到一个H-1B申请,就会减去一个名额;每拒绝一个申请,就会加回去一个指标)。

在处理原始H-1B申请的高潮过去以后,移民局开始对付H-1B Transfer。有些Transfer的补件通知(RFE)要求前后两个公司同时提供支付工资的证明,加上H-1B持有人个人银行相对应的存款证明,这样移民局就可以考察这个H-1B持有人两个工作之间有没有空隙。严格地从移民法讲,H-1B持有者一旦没有工作,H-1B签证就自动失效。有律师披露,移民局发现任何空隙,就会拒绝Transfer的申请。虽然这种做法尚不普遍,但是这种动向不能不引起H-1B持有者的注意。目前美国的失业率相当高,一旦H-1B被裁员,即便老板给两个星期缓冲,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新工作不是一件容易事。

与此同时,以往H-1B持有人出国,回美国签证基本上都会得到批准。从今年开始,国外领事处开始审查H-1B申请,因此出去了回不来的情况时有发生。身份还没有搞定的人,要随时注意政府的移民政策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