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律师业状况混乱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9年6月21日《侨报周末》)

在移民社区内,由于新移民因为对美国法律不了解,一些不法分子趁机钻空子,损害当事人利益。今年3月12日,加州参议员Dianne Feinstein正式提出防止移民欺诈立法(S. 577)。试图解决移民律师在移民社区通过各种方式无照营业这个问题。

西方有句老话:caveat emptor(即“买方要小心”)。自古以来,caveat emptor是做交易的法律基础。例如,一个公司购买另一个公司。如果买方没有对卖方进行详细的审查(即due diligence),那么买方事后发现吃亏,去告卖方,是不能胜诉的。

纯粹的caveat emptor有时非常不公平。例如当事人雇律师时,因为对法律的了解有限,不可能和律师进行对等的讨论。如果没有保护,当事人就很可能吃亏。所以自古以来,律师这行受到各种约束:首先,律师一定要经过州律师协会严格的资格考试,才会拿到律师执照。其次,如果律师欺负人,那当事人就可以去州律师协会去指控该律师。律师协会确认事实以后,就会暂时或永久性地吊销该律师的执照。

达不到上述要求的人,想吃律师这碗饭,就想出了各种钻空子的办法。Feinstein之所以提出立法,是因为这个问题泛滥得太严重。但是,Feinstein立法的根本,是要解决所谓notario的问题。西班牙语“notario”在墨西哥有律师的意思,而在美国只有公证员的意思。很多没有律师执照的人通过公证员考试,就在墨西哥移民社区挂出“notario”的牌子作移民律师的工作,形成社会问题。

在华人社区,问题的形式不太一样。举一个泛滥相当严重的例子,有些人想在加州当移民律师,但是没有能力通过加州的律师资格考试,就去考纽约州的律师资格考试。在纽约注册后,无视加州法律明令外州律师不得在加州建立永久性办公处这个规定,在加州开业。这些“律师”选择纽约州,除了考试容易以外,还有另一层考量:纽约州律师协会只负责注册,管理是由县律师协会负责的。因为这些律师在加州营业,没有在纽约州任何一个县注册过。出了问题以后,加州律师协会自然管不着,纽约州律师协会没有管理这个机构,纽约任何一个县的律师协会也无能为力。所以,用这种办法,这些“律师”就摆脱了律师协会的监控。因为加州检察院事情太多,不愿过问。这些律师的当事人所面临的,就是古老的caveat emptor。

下面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主流社区内,见不到这类律师,而在加州的中文黄页电话本里有那么多纽约律师的广告(有些人只注明“NY LIC”类的字样)?原因很简单,无知以外,受到损失的当事人往往不愿意提起诉讼,索取赔偿。这种无知加软弱就是滋生非法律师最肥沃的土壤。其实想搞清楚律师是否持有有效加州律师执照很容易,打个电话给律师协会(1-800-843-9053)就行了。非法律师拿不到客人,自然会消声灭迹。在情况发生根本改善以前,所有的当事人都要各自小心。总之,还是那句古话:caveat emptor!

阅读侨报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