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概论

一个公司,要想不受别人一窝蜂效法的气,就一定要有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而且尽可能地借助法律保护其特色。对于服务行业来说,诸如律师、医生、会计师、餐饮、零售等,问题比较简单,因为只要服务好,水平高(譬如说餐馆可以把菜做的好吃,或者律师事务所能够把客人的案子作好),就不怕没有客户。但是,对于产品来说,解决的方式就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没有法律保护,任何人都可以买一个产品,然后也效法生产。这样,效法者就可以在很多方面坐享其成,不必在研究产品、开拓消费者市场方面花钱,也不必冒失败的风险。一个社会,如果不能有效地保护发明者的的权利,那么公司就不会斥资发明新产品。

目前,因为中国大陆和其他低劳工价格地区的竞争,在美国根本不可能通过廉价进行竞争。换句话说,在美国设计新颖的产品,然后拿到别的地方去生产,是目前聪明人的作法。我们在上面讲过。在华人社区,融资的深度非常欠缺,公司的规模因此太小。和主流大公司相比,不能全球性地把设计、生产、销售联成一体,这就进一步地造成了华人企业竞争力的不足。华人对中国语言、文化的了解,能不能和大公司的优势相媲美,现在还无法定论。

在这种情况下,了解如何利用专利法保护发明就变得十分重要。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中国研发的产品在美国没有注册专利,那这个产品在美国就不受专利法保护。在发明者成功之时,也就是一窝蜂现象显现之日。

美国的专利法有其鲜明的政策目的,如鼓励发明;鼓励发明家完整、详细地向社会公布其发明;禁止专利申请人把最佳工作方式留给自己,而把二流的方式公之于众;在一定期间以法律的形式,对发明者进行保护。

因为申请专利本身是需要一定费用的,发明者不能对所有的发明都申请专利保护。在决定申请专利之前,发明者要对该发明的市场价值有一个基本的概念。因为法律对申请专利的时间有详细的规定,发明者一定能够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向专利商标局提出专利申请。错过了这个时机,就等于对一窝蜂公司敞开了大门,同时对未来的利润来了一个封顶。

比较各国的专利法,美国的专利法更加灵活,其代价是美国专利法比别的国家复杂。譬如说,在很多国家,专利的优先日期是由申请日期决定的。但是这样做很不合理,因为这样就迫使发明者盲目地申请专利。在这方面,美国以发明之日排专利权的优先次序,并且给发明者一年的时间来考察他的发明是否有足够的市场价值,值得向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这个发明之日,是指把发明想清楚的日期,而不是将发明实现在实体之中的日子。

美国,和世界很多其他国家比,一贯的做法是给予老百姓做事自由,而乐于接受复杂的法律。其结果,除了律师满天飞以外,总的来讲,无论是从经济、文化、还是教育等方面论,结果应该说是令人满意的。在这样的社会里,对于不了解法律的个人和团体来说,那吃亏是早晚的事情。

专利本身,用一个搞学术的人喜欢用的词汇,是一个边缘学科。它需要法律知识、和所申请的题材的专业知识。专利律师的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向专利与商标局提出权利要求。试想,如果一个人对有机大分子没有任何认识,那他如何为一个制药公司去撰写权利要求?如果一个人对大规模集成电路没有充分的了解,他如何向专利与商标局解释他的客户的发明与参照的不同在什么地方。因此,专利与商标局要求做专利的律师有理工科本科学位,并持有专利与商标局颁发的执照。为了防止无照律师变相受理专利业务,专利与商标局禁止有执照的专利律师和没有执照的律师合伙从事专利工作。

我们在这部分举的例子有些看起来可能有些复杂,但是那都是以往法庭、或者专利与商标局的上诉及解决冲突委员会判决过的案子。只有用这些案子来解释专利领域中的概念才可以说真的准确。

所谓知识产权指的是对于知识的财产权利。和其它类型的财产一样,法律保护知识产权。但是知识产权和其它的产权有些不同,那就是知识是脑子里的东西,不像房地产、或个人财产,看得见摸得着。要想搞清楚知识产权,首先要搞清楚 商业机密、专利、商标、版权之间的区别。

商业机密顾名思义是商业活动中的机密。具体定义,见《商业机密的三个要素》一文。对于华人企业来说,商议机密是一个大问题 (见《华人企业的一个大问题》一文) 。很多公司,因为保护自己的商业机密不得法,遇到了很多问题。有些被盗取商业机密者逼得面临灭顶之灾。

专利是美国专利与商标局授予发明者的财产权利。换句话说,你向别人买了一个电视,不用政府哪个部门授予你任何权利,如果别人把你的电视给偷了,国家法律就会保护你(至少会惩罚那个偷你电视的人)。但是如果你没有专利与商标局的授权,你的知识产权就不受保护。这个权力的源于美国宪法。宪法第一章第八节说:国会有权在一定的时间内,给予作者和发明者对于他们的作品或发明专用权,以促进科学、和有用途的技术的发展。

一般来说,专利的有效期是20年(设计专利除外)。在我们后面对专利的专门讨论中,我们会讨论这20年是从什么时候算起的,如何延长这20年以获得最大限度的专利权。

伴随专利与商标局授予的专利,发明者到底得到了什么权利呢?根据35 USC 154 ,专利持有者的权利包括不许别人“在美国制造、使用、销售”该发明,或向美国进口该发明。这里要注意的是专利与商标局授予的,不是“制造、使用、销售”的权利,而是不许别人“制造、使用、销售”的权利。这一点专利也和别的财产权利有所不同。

专利分三种,即使用专利、设计专利、和植物专利。我们遇到的多数专利是使用和设计专利。使用专利保护发明或发现新的过程(例如生产过程)、机器、制造产品、混合物、和对现有的发明进行的改良。设计专利指的是对制造产品的新颖、原始、装饰性的设计。换句话说,使用专利保护的是产品,设计专利保护的是外观。设计专利是美国特有的一种专利,在国际专利里面,没有设计专利这一类。

植物专利指的是发明或发现一种独特的、新种类的植物并且完成非性繁殖。换句话说,如果你发明了一种植物,但是只能通过花粉受精繁殖,那你就不能获得植物专利。

商标(trademark)指一个词、名字、符号、或设计,用来标明产品的来源,以此区分不同来源的产品。商标还有另外一种,英文叫servicemark,servicemark和trademark的不同点是servicemark是用来区分服务的,而trademark是用来区分产品的。

商标权利是用来禁止他人用类似的标记来混淆产品或服务的来源。但是,商标不禁止他人生产一模一样的产品,或提供一模一样的服务,只要他们的标记明显地有所不同。商标和专利的另一个不同点是商标不必事先向专利与商标局申报,就可以获得保护。当然,申报有申报的好处,这点我们在第三章会详细讨论。

版权是对作家原始作品的的保护,包括文字、戏剧、音乐、艺术等,无论是否出版。1976年的版权法给予版权拥有者复制、制造衍生产品、分发、公开表演、或展示的专权。版权保护的是表达方式,不是所描写的事务本身。例如,对一个产品的描述受版权保护,这个版权之禁止他人复制这个描述,并不禁止他人独立地再写一份描述。版权的注册机构是国会图书馆的版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