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还是不离婚?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6月2日《多维时报》)

在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里,海伦娜说:“爱用的不是眼睛,而是心;所以爱神丘比特的眼睛总是蒙着的:而且怀着爱的心没有任何判断力;只长着翅膀,没长眼睛,鲁莽乱撞:所以我们把爱比作孩子,因为它甘愿受诱惑。”

在没有判断力时甘愿受诱惑,自然是美在其中;但是天下没有奏不完的曲子,在曲终的时候,一笔荒唐帐总是要算的。算完了之后,就有一个决定要做。就像莎士比亚剧里的汉姆雷特说的:“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the question.”对于觉得受骗了的人,这句话翻译就是:离婚还是接着过下去。

在生意场上作决定,讲的是有理有据。但是,离婚这个决定,不可能有理也不可能有据。

第一,根据。一个人在离婚前,不可能有充分的根据,来决定是分好还是过好。就算那些吃着碗里的,同时还看着锅里的,都不能做出这个决定,因为婚外情和真正的婚姻是两码事。谁都不可能知道将来能不能和这个“更合适的”过好。

第二,理由。搞过管理的人都知道,人的事,靠的是经验。管理的理论,工商硕士都读过,但是真的会管理的,没几个。而婚姻,人人都是头一遭,谁也没有经验。就算那些离婚的,有的也只是教训,没有正面经验(因为那些有正面经验的人还在过幸福生活呢)。换句话说,他们只知道什么不行,并不能了解什么就行。

中国人讲的缘分,不知道这个概念指的是能使两个人爱上的那个东西,还是能使人天长地久的那个东西。

英语里用两个词infatuation(对某人或某事没有什么道理的短暂而强烈的激情)和chemistry(两人之间自发的相互吸引或理解)来描写男女之间最初的相互吸引。这说得还算清楚。等关系成熟之后,即发展成love(有的字典定义为对一个人或一件事的强烈的实际的感情,特别是两人间的性感),这个词定义,就有点让人费解了。

连概念都这么糊涂,更不要说运作了。

也就是说,婚姻的决定,是在我们没有经验,没有实据,也没有理由的情况下,以只长着翅膀,没长眼睛,以鲁莽乱撞的方式作出来的。这恐怕就是爱情故事写也写不完的原因吧。怎么写都不重样,怎么写都不会不合理。

同样,离婚这个决定也很难以合理的方式来作。

不仅如此,因为人人都有一个 “这山望着那山高”的本能,所以在气头儿上,人人都有一个自然的离婚倾向。身在困难中的人,总会觉得离婚至少可以带来解脱。至于离婚理智与否,再下一步怎么走,谁管得了那么多?

在我们的朋友之中,我们看到过坚忍不拔,最后过得还算可以的;也见到过痛下决心,从头开始,结果过上幸福的,所以离婚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在中国离婚,事先法院要进行调解;在美国,没有什么调解过程;在加州,连对方同意都不需要。其实,还是美国的法律比较讲道理:社会自然有责任保护家庭,但那是指社会不破坏家庭(美国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在起诉丈夫的时候逼着妻子作证),对于已经破裂的家庭,因为没人知道最好的办法是合还是分,政府没必要去施加影响。

总的来讲,作离婚决定怎么说也是一场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