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离婚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8月25日《多维时报》)

达不成协议,但是一定要离婚,那就只剩一个办法——上法庭。

我们在上篇讲过,法庭是一个通过对抗来寻求公正的地方。换句话说,打官司的双方请律师讲各自的故事,然后让一个第三者(法官)来判决。双赢几乎不可能,而且判决常常对谁都不合适。

在加州,法庭会要求双方坐下来讨论现有的问题,看看能不能达成协议。能够达成协议的事项,法庭按照协议判就行了。达不成协议的事项,再到法官面前去理论。

这样一来,最棘手的问题就落到了法官的手里。这里面的一个现实是:一个双方闹了几个月,甚至几年不能达成协议的事情,法官经常要在15或20分钟内解决。最难解决的问题,往往是最容易感情化的问题:孩子。

就儿童抚养这个问题,法庭基本上做到了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一切从孩子的利益出发。但是在其他方面,譬如在孩子的监护权上,离婚过程是把孩子当作财产,以你今天我明天的方式来瓜分的。当财产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永远可以把它卖了大家分钱,但孩子不能这么分。如果父母住得很远,孩子一定要判给一方,而另一方就变成了输家。

在离婚过程中,夫妻双方都由律师代理,律师拿了钱,就要为夫妻各方讲话,尽量使他们得到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律师代表孩子,就算有律师代表孩子,通常孩子也太小,搞不清楚他的利益是什么。

等争议案件真的到了法官的手中,双方已经围绕着孩子的问题恶战数月了。有一些问题,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在很短的时间内,面对双方提出的两个解决方案和已经达成的协议,法官通常无法真的搞清楚怎么判才对孩子有利。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律师的看家本领是辩护,他们不是儿童利益专家,就算当事人问他们如何解决才会对孩子有利,他们也不一定知道。

在当今复杂的社会里,解决这些问题是有很大难度的,搞不好,事情在离婚过程中不是越搞越清楚,而是越搞越糊涂。这里的问题是离婚双方到最后,都要执行法庭的判决,不服也不行。我们时常听到这样的案子,夫妻一方,想孩子想得太厉害了,就未经对方许可,偷偷地把孩子接出来,带去什么地方玩一玩,而另一方就报警,而且强烈要求政府以绑架儿童罪起诉,欲将对方置之于死地而后快。这样留下的心理创伤,通常是几十年都挥之不去。

带着这样的心理伤痕,离婚后几乎所有的人都需要自己生活一段,重新寻找自我,重新定义他们想要找什么样的伴侣,建立什么样的家庭。很多人在离婚以后四、五年都不敢再结婚。

总而言之,离婚是一件不得已的事情,孩子要像财产那样被瓜分也是不得已的事情,离婚的人的心灵会受到这样那样的伤害也是难以避免的。聪明的人会适可而止,给对方也给自己未来的生活留下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