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抚养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8月4日《多维时报》)

上两篇我们讲到离婚时的财产分配和夫妻赡养。这两件事和子女抚养对比,可以说是小菜一碟儿。

离婚时,受伤害最大的是未成年子女,无论夫妻双方多么合作,孩子都要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伤害,很多过不好的夫妻就是因为不愿孩子受这份伤害而决定不离婚。

孩子年纪小,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差,离婚前的夫妻不和其实早就在孩子的身上产生了很恶劣的影响。这些孩子平时经常目光呆滞、对生人不友好,情绪暴躁、注意力不能长时间集中。长大以后,经常是学校的捣乱分子。因为学习成绩差,他们通常上不了好大学。当然,我们也见到过不少不愿因循而发奋图强的孩子,最后也很成功。但那毕竟是绝少数。

在加州,只要一方提出就可以离婚,无需另一方同意,所以很多人都离过婚,这样儿童抚养就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根据2005年的数据,加州法庭就 1,761,720个儿童(所谓IV-D类案子),收到$2,332,673,813抚养费。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大,但是加州在2005年只收到一半的抚养费,有56%的人拖欠。

在离婚后如何保护儿童,就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在加州,儿童抚养由专门的法庭来办理,这个法庭将注意力集中在儿童身上,不处理其他事情(诸如儿童归谁监管的问题)。

我们往往听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他该付我多少钱?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法官也要用电脑程式来进行演算,在这里,我们只能讲以下几个比较重要的因素:

第一,抚养费的数额,与监管的时间有关,如果一方挣十万,管小孩的周日五天,另一方挣四万,管小孩的周末两天,那么双方基本上就处于谁也不欠谁的状况。反过来,如果挣钱多的一方管周末,挣钱少的一方管周日,那挣钱多的一方就要付儿童抚养费。

第二,当然,抚养费和挣钱多少有关。

第三,抚养费和孩子的数目有关。

第四,法院判的抚养费是可以修改的。

既然法庭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儿童身上,那离婚后一方发了财,监管儿童的一方就可以要求增加儿童抚养费(该方不可以要求增加夫妻赡养费)。当然,如果一方失掉了工作,也可以要求法院修改儿童抚养费的额度。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要看提出要求的一方是不是因为想要降低儿童抚养费而故意丢了工作的。在加州,法庭用三个要素来考量这个问题。篇幅有限,我们不能在这里详细介绍。

我们遇到的另一种情况是:当带小孩的一方把小孩交给另一方,法院当然不知道这种情况,结果带小孩的一方每月还要付钱给给不带小孩的一方。在这种情况下,带小孩的一方就可以要求法院更改儿童抚养判决。

下面一个问题就是法院判了以后,我能不能拿到钱?简单地说,如果付钱的一方是给一个稳定公司打工的话,那拿到钱应该不是一个问题。如果付钱一方没有稳定的工作,那就会有一定的危险。

最后,儿童抚养可以通过双方协议、法庭认可的方式解决。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