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离婚
(郑朴捷律师专栏--原载2006年8月18日《多维时报》)

加州是第一个实施所谓no fault(无对错)式离婚的州。在这种法规下,只要一方提出离婚,法庭总是会批准离婚的。

既然一方想离婚,另一方无法阻止,在很多情况下,对于结婚时间短,没有小孩,没有房地产,没有多少共同财产,也没有多少债务的人来说,只要一方想离婚,下面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但离婚毕竟是离婚,形式总是要走的,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也要填写一些表格,对现有财产的分配作一个了断。

加州有一个简易离婚程序(summary dissolution),就是为这些人设计的。基本上来说,双方商量好离婚方案以后,一方就起草简易离婚所需要的文件,准备好了以后就请另一方来签字,然后按照要求,将申请提交法庭。这种简易离婚虽然简便,但是要想离婚以后推翻既成的判决,比一般离婚要更困难一些。

有些不能满足简易离婚条件的人(比如结婚长于五年),就不能简易离婚,但是协议离婚的手续比争议离婚还是简单许多。简单地说,所有法律步骤都可以平稳进行。

上面说的当然是双方都能保持理智的情况,但是,离婚首先不是一个理智事件而是一个情绪化的事件。离婚时的人很脆弱,亲戚朋友一说,就可能改变主意。“你那么做不就亏了吗?你不是便宜他了吗?” 经常是协议离婚的绊脚石。

在美国,任何真正的法律过程都是对抗性的。所有官司,最主要的部分是事发双方各自找各自的律师,来为自己辩解,阐述自己的观点,以寻求从法律上压倒对方。所以,选择协议离婚实际上是放弃了这个对抗性的过程,而采取一个合作性的过程。

放弃真正的法律过程,而采取协议离婚方式的原因,恐怕也在于法律过程内在的一些问题。譬如说,对抗性辩论常常是把一个问题搞清楚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我们平时做决定的时候,最好最快的办法往往是听听相反的意见。大家都请律师来作辩解,很大的原因就是律师不是当事人,可以更冷静地处理问题。

商业诉讼经常是为了钱,因为双方在钱的问题上不能一致,而要法庭给一个公正。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只不过是一个钱的问题。因为双方都是商人,就算输了,无非就是输了钱。而且,公司严格说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一个公司告另一个公司的初衷,往往是因为诉讼有利于生意。譬如说,在两个公司打传统的专利官司的时候,双方公司的代表都是高级职员,他们都明白一件事:自己明天就可能从这个公司跳槽到对方公司去。

这种打官司时的绅士风度,在争议离婚时,很少能看到。从最根本上说,打离婚官司迫使双方长时期地纠缠于感情伤害的旋涡,以至于在离婚案子平息之后,伤透了心的人很长时间内都很难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中。

从官司的角度来说,有赢家也有输家,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争议离婚搞不好往往是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