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市场经济提高了对人的要求

市场经济带来的首先是达尔文主义,即适者生存。中国这三十年的改革开放,靠着廉价的劳工,把“中国制造”的产品送到了全世界的每个角落。从另外一个方面看,全世界的制造业被中国制造的产品压得喘不过气来。全球性市场化带来的第二个特点是全球性大分工。在这个分工之下,美国分到的是高科技、高智能的富有创造性的脑力密集型产业,劳工密集型的制造业市场的很大一部分被中国占去了。对于来美国移民,他们在美国受的是夹板气。一方面,凭力气挣不到钱,因为那部分生意已经被中国抢过去了。另一方面,新移民对美国的语言、文化、商业、法律等各方面的了解,不如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美国上学的人,在技术上,有一技之长,为别人打工或许还可以。但是对企业家来说,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而且还要向高科技、高智能的方向发展,风险的确很大。

不要说自己开企业了,来美国读书的中国学生,工作一段以后很少有人敢冒险向管理方面发展(这不是自己出来单干,只不过是在公司内部作个头头)。这一点,中国学生可以说是名声在外,那就是技术上过硬,但是兴趣精而不广。记得当年我到一个dot-com去走马上当开发部主任,公司的一个VP把我介绍给开发部的员工,一堆白人软件工程师大眼瞪小眼,很有一点“是不是什么人喝多了”的意思。在很多场合,我也经常觉得我是在演我不该演的角色,因此手足无措。在那天开会之前,我跑到机房去看数据库,见到负责开发数据库的经理,他看了看我,问我是谁,我站在那里,想找一个不太压人的说法,但一时想不出来,他又看了看我,说:“你是他们雇来的经理吧?”我就如释重负地点点头。那时,我花很多时间和别的公司的开发部主任交流,看能不能互相取长补短,节省开发时间。虽然 dot-com公司里面充满了华人,在主管开会的时候,很难见到第二个华人。

不往管理层里混,一方面,当然说明华人的一个优势,因为管理层里满是知识面虽然宽但是对什么都不精的人,这可能说明华人和美国人相比更加兢兢业业,能够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不像那些只广不精的人,除了冒险往管理层里面闯,没有第二条路。但从另一方面讲,这也说明华人雇员普遍不愿意冒险的现实。因为管理层里面有一条不言的潜规则,那就是只能上不能下。当初,我从Fujifilm里出来,就是因为他们不肯按照我的意志改变我的工作性质。换句话说,进入美国主流公司的人,如果精通本职业务,只要自己不向公司提出什么要求,一般都不会面对不得不走路的境地。进入管理层以后,为了工作或者是前途,经理们经常会走到被迫向上面摊牌的地步:“留他还是留我?”

在2001、2002年dot-com垮台的时候,管理人员和开发员工被一同扫地出门。过了几年后,搞管理的人的生命力好像比搞技术的人要强一些。我读法学院,在众多的dot-com的开发部主任中算是最晚的一批。但是,无论是管理层还是技术专家,大家慢慢地都找到了出路。所以说,在美国只要能混进主流公司,问题总归不大。问题在于那些从来没有进入过主流公司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剩下的路子就是在华人社区里找份工作。一般来说,华人社区的待遇比主流公司要差,有时会差很多。因为华人区里面的很多企业,靠人工便宜生存。遇到这种情况,有些新移民就抱怨:美国怎么这么欺负人?

对于很多移民来说,当他们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就去和老板说,他可以接受低于最低工资的薪水,或者接受薪水低于最低工资的工作。然后,抱怨受欺负。当然,雇主不付最低工资,的确不对、而且犯法。但是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不是太多的员工接受过低的工作条件?对于雇主来说,他要和其他雇主竞争,如果别人付出的工资太低,那守法的雇主就会失去价格竞争力而面临生意做不下去的境况。

很多来华人地区找工作的华人或拉丁裔移民,一般是在美国主流公司里找不到工作才来华人社区的。他们的竞争办法,就是低工资。这样,在华人社区里,就有了一批以廉价取胜的公司。例如,我认识的一个电脑制图专家,曾在dot-com崩溃以后为一个华人公司打工,一个小时只挣到13元。由于华人一窝蜂,一个生意火起来了以后,另一家就用杀价的方式竞争。一步一步地,低价位常常把雇主也压得抬不起头来。所以在听到员工抱怨的同时,我们也听到雇主抱怨,说商家之间恶性竞争,搞得价钱越要越低,生意一点油水都没有,真恨不能关门算了。在这里,受益的当然是消费者。

很多在美国主流社会里工作的华人,愿意把家安在华人社区,因为中国任何地方的食品、特产在这里应有尽有,而且价格有时比在中国买还便宜。连华人区里的美国主流连锁店,都大出血降低价格,以确保不被赶出华人社区。在华人区里开餐馆,真可称之为高手过招,险之又险。厨艺之高,令人咂舌;价格之低,近于快餐。难怪很多人把华人社区比作是人间天堂。在百万豪宅边上,东西便宜得不可思议。

在美国社区里,贫穷的人可以享受政府福利;但是,在华人社区下层混的人,很多因为没有身份,没有资格享受政府救济。在商家大谈当老板不如打工的情况下,穷人也指不上当地商家救助。实际上,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打工族自己身上。换句话说,如果你觉得商家欺负你,你就不要为他做,没有人做了,那商家也只好以正常价格雇人手。当然,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很多移民是在华人区里非法打工,如果工资高了,雇主就会只雇有身份的人,这些非法移民也就会失去工作。第二,如果一家的价格涨上去了,客流量势必要减少,这样这个公司的老板和员工就要共同承担失去客户这个风险。如果全地区整体价格提高,客流会不会转去别的地方,甚至主流大公司,进而导致公司破产和大批华人失去工作?总之,在市场竞争的环境里,任何一个举动对雇主和员工都会带来风险。